无心之向

[鹤一期]犹恐相逢是梦中10

→和 @有条咸鱼叫郗洛 的联文
→前文戳这儿:http://ichigohitofuri-address.lofter.com/post/1e38e7b3_10dbe27f  
→人在ooc在,人亡ooc给郗洛。以及资本主义鹤x花魁大佬一期,大学生安定x化妆师清光。

鹤丸国永回忆起他坐在餐桌前的位置上,看着烛台切光忠温柔的微笑,背后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哦我亲爱的三日月你究竟都和小光说了些什么!!!鹤丸国永很生气,但是看着光忠的微笑不敢发作,只是嘿嘿地笑着然后顺手拿了块桌上的米糕,含糊着说:“小光啊,三腻月嘟和尼嗦了撒啊?(小光啊,三日月都和你说了什么啊)”
“哎,鹤啊,你找到了归宿都不和我说一声就找三日月喝酒了。就说你前几天怎么了突然要做草莓大福原来是谈恋爱了。”烛台切光忠继续着死亡微笑。鹤丸拿着米糕的手顿了顿,然后米糕“bia”地一声掉在了桌上。他看着大俱利伽罗投来的嫌弃眼神,心虚地笑着为自己解释:“我哪有…嘿嘿嘿…”一边眼神四处躲闪试图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既然有上心的人了就要追啊。”烛台切光忠捂着胸口痛心,毕竟自己儿子要娶人的啊就得看着点!!!“来我教你,等下你提着小点心去找人。”
于是鹤丸现在就站在妓院门口,提着一袋黑森林蛋糕不知所措。他稳了稳心神,深吸了一口气,进了妓院。
他看见周围的妓女们和客人说说笑笑,不由得神情恍惚。
他和一期一振,是因为三日月宗近,他的好朋友的宴会相识,然后他被美貌迷惑了眼睛,去问来了妓院的地址。第一次闯入这种地方,他看见了一期一振的表演。到现在,他很明确自己喜欢上了一期。
他浑浑噩噩地走上了楼梯,到那一间熟悉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无人回应。
他再次敲了敲门。
还是没有人。
他忍不住了推开门就进去,啪叽一声他眼前就只剩下一片黑暗了。
鹤丸国永突然来了精神,用没提蛋糕那只手抓起头上的东西随便就往在场的哪个人头上塞。“哈哈哈哈哈哈被吓到了吧!”末了还添上这么一句,得意的看着那个人气鼓鼓的样子。
等一下…加州清光?
他看着这位化妆师生气地扔下头上的东西,然后对自己吼了一声:“这样会变不可爱的!!!”他还扫到了旁边大和守安定捂着肚子哈哈哈哈的样子。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放下手中的黑森林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他看着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又开始吵吵嚷嚷恩恩爱爱,叹了口气。现在的小年轻们都是这样的吗?他不是很懂。果然和三日月呆在一起久了就变老了啊…
然后他看见一期一振进来了,看见清光和安定又在吵架的时候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自己,对自己温温和和地道了声上午好。
他想起昨天三日月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既然喜欢的话,为什么不追求呢?”
他笑着也和一期一振道了声上午好,然后看着安定马上扑过去缠着一期围着他转,清光也跟上安定的步伐在他身边嚷嚷。
“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鹤丸国永看着他们,又想起了三日月的话,以及那时候他的神情,“趁着现在。”
不过三日月为什么要重复两遍呢?他无聊地给自己倒了杯水,拿着小光给自己准备的勺子搅拌着面前的液体。
那时候他喝醉了也没想太多,但是现在一回想起来,那时候三日月的表情好怪。究竟是为什么他会说这些话呢?鹤丸国永不是很明白。
“鹤丸殿…?”鹤丸回过神来,看见的是一期一振放大的脸以及在自己面前挥舞的手 他连忙回过神来哈哈打趣着掩饰了过去:“刚才在想事情啦,这是我做的黑森林,一期吃点吧。”
“好啊。”一期一振也没多去计较,打开那个袋子,往里面看了看。精致的黑巧克力点缀在白色的奶油上,分层的蛋糕和奶油一黑一白互相镶嵌着,他们依托着最上方的一块白巧克力,在它上面又用黑巧克力画了一个笑脸。
“怎么样——一期,有没有被吓到?”鹤丸笑嘻嘻的看着一期一振惊讶的样子。在对方刚开口答谢的时候,他听到后面安定的一句话:“鹤丸先生手艺真好啊——”
“啊,安定也要来点吗?”他把袋子递过去,同时默默感慨幸好自己多做了几份不然可能就要完蛋了啊。
大和守安定毫不客气地拿过来塞进嘴里,下一秒他就泪眼汪汪了:“清光我和你说好好吃啊呜…”
“好吃到都感动哭了吗。”加州清光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也拿了一块小口小口的咬。
鹤丸最后看向一期一振,他也拿了一块,微微笑着对自己说:“真是有劳鹤丸殿了。”
“没关系的一期。”鹤丸国永喝了一口白水,悄悄抬眼打量着一期一振。
他刚才许是表演过,额上还有细微的、未擦去的汗珠,水色的长发还是由那根白色的带子扎起,在身后微微晃荡。漂亮的眸子盈盈的看着手中的黑森林,微微张开唇咬一口,嘴边沾上了一点白色的奶油。整个人毫无防备的在自己面前,不经意的露出一截锁骨。
鹤丸咽了口口水,突然鬼迷心窍的抬起手将他嘴角的一点白色擦去,然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看见对方疑惑的目光才明白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忙慌张地摆摆手,虽然语无伦次但是还是磕磕绊绊地解释:“我…就是看你嘴边有,有点奶油就帮你擦干净…”
“清光我就说了他一定是喜欢一期哥!!!”鹤丸转过头去,看见大和守安定不满地鼓起了包子脸,大声喊着“一期哥只能是我的不能是别人的”之类云云。
加州清光的脸已经完全黑了,看向一期一振的眼神都变了。好在他没有什么动作,鹤丸国永也就放下心来。
“加州殿怎么了?为什么脸那么黑?”一期一振疑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鹤丸看着安定又开始嚷嚷“清光这回连你都要和我抢一期哥了吗”然后他委屈的满眼泪花,感觉世界都不好了。
我谁我哪我为啥在这儿??哦对哦我是为了一期在这里的,顺带凑合一对狗男男也不错。他呼了一口气,抓起一期一振的手,在对方刚要开口询问的时候他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说:“一期你带我出去参观一下妓院呢上次我可是差点走丢了啊!”然后他就带着一期一振走了出去,徒留两个年轻人在屋里面面相视。
tbc
我爱卡文。超级爱他的。

[鹤一期]犹恐相逢是梦中8

→和 @有条咸鱼叫郗洛 的联文
→上一章链接:http://ichigohitofuri-address.lofter.com/post/1e38e7b3_10d943d0
→资本主义鹤x花魁一期,大学生安定x化妆师清光
→ooc与我同在

[鹤一期]文8
表演毕,一期一振站起身来,朝台下的观众们行了个标准的礼。
鹤丸看着观众们一个个离开,他坐在原地不动,托腮笑着看台上站着的一期一振。
待所有人都走了后,鹤丸揉揉太阳穴,站起来对台上的那个人说:”一期,我们走吧。对了你的脚没事吧?”
“劳烦鹤丸殿费心了。我没事。”一期一振露出一个带有安慰性的微笑。
他还没有换下表演时的服装,天蓝色汉代书生的服饰还贴在身上,眸子干净地不像话,整个人笑起来,感觉就像是从古代穿梭了过来。
这样的感觉,不是很真实。鹤丸忍不住抬起手来,想触碰到眼前的仙人,测探一下这是不是真实的世界。转而他又想到一期有肢体接触厌恶症,忙掩饰着自己的想法掐了把自己的脸。“呜哇好疼!”
“鹤丸殿?怎么了吗?”看着一期一振疑惑的目光他哈哈打趣着掩饰了过去:“一期的表演太好了啦,感觉就像是被吓了一跳而已。捏捏脸清醒下好啦。”
“鹤丸殿走了哦。再不回房间大和守殿和加州殿要急了。”一期一振也没接着盘问下去,只是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先迈了一步出去。
鹤丸跟着一期一振出了去,看着一期水色的长发在他身后微微晃着,天蓝色的衣袖随着走路的动作前后摇摆。盯着他的背影,默叹一声自己果然是喜欢上他了吗。
原本在自己身前走着的人突然推开一间房门,对自己笑着:“鹤丸殿先去前面一间房吧,大和守殿和加州殿在里面。我先换衣服,过会儿就来。”
“好的。”鹤丸看着他关上门,走到了前面一间房的门前。
里面的声响不小,还能听见“为什么要和你一起住!我要和一期哥!”“不行!”之类的声响,鹤丸握着门手把的手顿了顿,然后果断地开了门。
看着里面的两人被吓了一跳的神情,他满意地笑了。“哈哈,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吧?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吓!”
大和守安定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口气。加州清光眯了眯眼,然后撇过头不说话。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诡异了起来。鹤丸才想起刚才在房门前听到的声响。他不由得思考起来。难不成…这两个人是在吵架?好像貌似可能应该就是的。既然这样,那自己不就是打扰了这小两口吵架的日常了吗?
鹤丸国永瑟瑟发抖了起来,生怕这两个还在气头上的年轻人一个不小心就把气撒在自己身上然后一个没忍住就剁了自己把自己切成粉末然后连骨灰都不给留下。
他刚开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我去看看一期换衣服怎么样了…”就看见一期一振推开门走了进来微微笑着说:“大和守殿,加州殿,鹤丸殿,怎么了吗?”
一期你来了就好!!!鹤丸看见这个宛若救命恩人的人差点一激动就扑上去。
“没什么。”加州清光首先开了口,鹤丸瞥过头瞧他,看见他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别过头去。再看安定,他笑嘻嘻地凑到一期身边举起照相机给他看自己拍的照片。“一期哥我拍的是不是很不错!!!话说一期哥今天的表演超棒的——”
然后鹤丸条件反射地看向清光,看见对方的脸都黑了。啧啧啧现在的小年轻真可怕啊。哦对了他们为什么要吵架的来着?应该是清光说要安定和他同居这事儿吧。那么安定说要和一期一起住的事情…
“啊…我刚才在隔壁换衣服都听到了哦。”一期一振顿了顿,然后微微叹了口气笑了,“加州殿和大和守殿不要吵架了啊,老是吵架也不好,生气是会害身体的。大和守殿还是和加州殿住吧,他比我闲呢,肯定能多陪您的。”
大和守安定刚想反抗,鹤丸就跟了下去:“对啊就是!加州空的时间肯定比一期多吧,一期又要表演又要待客的,会很忙的,你还是和清光在一起好了。”
开玩笑,怎么可能让安定这个一期厨和一期呆在一起,他还要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呢,何况看清光也好像喜欢安定的样子,他不妨就做做好事,利人利己嘛。
安定不说话了,安定很委屈,安定满脸都是谁要和清光呆在一块儿我要和一期哥宅在一起!!!
加州清光也接了下去:“对啊,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
安定刚想说话,一期一振就微微笑着下了最后的通碟:“那就这样吧,拜托加州殿了。”
鹤丸看着安定一脸委屈地要哭的神情,很不义气地笑开了。
“清光…”安定突然委屈扒拉地扯着清光的袖子,“鹤丸是喜欢一期哥吧…不然怎么会和我抢一期哥。”
唔,既然鹤丸你要搞事,那我也不妨搞回来好了!
虽然对于安定的变化很懵逼,清光还是顺从地接了下去:“这不太可能吧,我看鹤丸的行为一切都很正常啊。”
“不可能的!他就是喜欢一期哥不然怎么会劝我和你同居——”安定突然扑腾了起来,放开清光的袖子,一脸正气地盯着清光的眼睛,继续比划:“不然他怎么会阻碍我和一期哥同居!!!”
鹤丸看着加州清光一脸懵逼然后看向一期的目光都变了再看向自己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之后摇摇头:“不会啊,鹤丸明明很正气啊,一看就不是给。”
现在轮到鹤丸懵逼了,加州谁告诉你我一脸正气就不会是给的???
“那也只是看起来啊!”安定选择包子脸跺脚,满脸都是清光你这个智障怎么还不懂的神情,微微嘟着嘴反驳,“可是他内心就搞不好对一期哥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于是这两个人就当着当事人的面吵了起来,一个坚持鹤丸就是喜欢一期哥不然怎么会劝我和你一起而且一期哥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另一个生气地说怎么可能他和一期哥明明就是为你着想还有隐藏着的你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就算是一期哥也不行。
鹤丸的内心是懵逼的,虽然…自己是喜欢一期没错,不过你们也没必要为这个当着当事人的面吵起来吧。他指了指两位,然后怀着满满的疑惑问着一期一振:“他们两个经常这样吗?”
“算是吧。”一期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撩人的笑容,水色的头发随着偏头的动作微微晃向一边,金色的眸子里都是盈盈笑意,含着仿佛要溺死人的温柔,鹤丸听见他开口:“那么鹤丸殿喜欢我吗?”
鹤丸看见了安定绝望的眼神和清光鼓励他快说喜欢然后打死安定念头的眼神,真的感觉世界都不好了。
“我…”他顿住了,然后展开一个阳光的笑容,“当然喜欢啦!一期被吓到了吗?”
tbc

在关键时候卡是我的特色xdd剩下的就交给郗洛了。感谢郗洛连刷两篇233不过他熬夜也蛮惨的。
唔我肝冲田组同居番外去xdd郗洛你今天别熬太晚了
社会你鸠哥,高冷话不多

[鹤一期]犹恐相逢是梦中5

→和 @有条咸鱼叫郗洛 的联文
→前文戳这儿:http://ichigohitofuri-address.lofter.com/post/1e38e7b3_10d49de3
→ooc,五条老板鹤x花魁女装大佬一期,化妆师清光x大学生安定

鹤丸国永走进了房间。
他看见一期一振微微笑着对老鸨说:“芥曦殿,没事的啦。不用那么担心我哦。”
“一期…”芥曦微微皱眉,“你这次就不用上场了,就等到脚好再说吧。”她又看向旁边站着头扭到一边装作自己不存在的清光,微微一笑:“清光,你和我出来一下,关于安定的事情。”
“啊好。”清光顺从地跟着芥曦走了出去。目送着两人门口后,一期微微揶揄道:“加州殿在有关大和守殿的事情上总是那么积极呢。”
“是啊,谁都看得出来。”鹤丸点点头,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两人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清光傲娇地没点破,安定…就是个一期厨吧。
“哦对了。”鹤丸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走到一期身边,小心翼翼地不碰到他,同时谨慎地问到,“一期你为什么会有肢体接触厌恶症啊,这种病很少见的啊。在你之前我都没看见过有这样的患者…的。”
“噢…”一期一振端起一旁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既然鹤丸殿想知道,那就说给您听吧。请坐吧,然后如果饿了的话,鹤丸殿可以吃自己带来的草莓大福的。”
“啊哦嗯好。”鹤丸国永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身子微微向前倾一点,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说实话我蛮好奇一期的过去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过去能够让一个人可以有肢体接触厌恶的情况的呢。而且…有那么点想更多的了解他。
了解他的过去,了解他的世界,了解他的一切一切。
一期一振平静地开口了:“是这样的。我小时候的记忆我全部都不记得了。”
正在喝茶的鹤丸国永差点没喷出来,勉强咽了下去尴尬的笑了笑:“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那是因为一场火灾。火灾以后我失去了那时候我的全部——我的家庭、我的亲戚、我的记忆。”鹤丸望向一期一振。
他很平静,平静地不正常。鹤丸愣了一下。一般人说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哭一哭的吗?一期他究竟…
“然后我开始流浪。”一期一振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微微垂眸。
看起来并不想说下去的样子呢…甚至…那双可以一眼望到底的眸里有了点泪花。
“真的不想说就别说了吧…我不听也没关系的。”鹤丸连忙站起来对一期摆摆手,比划了几下,“反正也不是来让一期你伤心的啦,还是养伤重要哦。”
“不了,鹤丸殿。”一期一振对他勾了勾唇,然后接着缓缓叙说:“我在路上差点被强|奸了。”
“什么——”鹤丸瞬间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安静的一期一振。
这、这这这,这也太吓人了吧。鹤丸人生中头一次这么惊讶过。他拍了拍胸口,勉强令自己回复心神,却又听见一期一振开口了:“啊…鹤丸殿没被吓到吧?要是感觉不想听了我可以不说的。”
不是吧刚刚不是自己问他还要说下去的吗?现在怎么换成他问自己了。不行我一定要听下去。鹤丸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一期你接着说吧。”
“后来…芥曦救了我,她带我到这个妓院来,和我签了女装卖身契。”
所以这就是上次臭老头宴会你女装跳舞的原因???鹤丸叹了口气。
“唔。后来我就变成花魁了。认识了加州殿和大和守殿,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呢。”一期轻松地笑了笑,仿佛刚才那段经历里面主角不是他一样。
不行,这其中一定出了点问题。鹤丸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一期一振。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平静地说出自己这样一段经历呢…
“一期身边不是有好多朋友吗?为什么不向他们倾诉呢?”鹤丸国永突然想起来了,随意地坐到一期旁边偏过头看他。
一期一振听到自己的好多朋友之后,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很自然地回答道:“当然是为了不要让他们担心啊。”
简直温柔的过分。鹤丸盯着一期的侧颜胡思乱想。为了朋友着想什么的…这样的一期好可爱啊。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气氛会凝固的我应该说点什么!
于是他随口一问:“诶那一期为什么选择对我倾诉呢?”
“大概是不由自主的想告诉吧。”一期一振也偏过头来,弯着眼眸对他笑了,那双金色的眼睛泛着温柔的波光,“我很信任鹤丸殿呢。”
这样的一期撩炸了。鹤丸挠了挠头,整个房间里有一种微妙的气氛。
但是很不巧的是,就是这个时候,清光和芥曦进来了。
芥曦看了看并排坐在床上谈心的两个人笑得开心:“哎呀这是怎么了?我们就出去了几分钟怎么就谈上心了?”
“什么几分钟啊。都半小时多了好不好。”鹤丸没好气地应答。他们怎么可以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进来呢!!!
鹤丸又看了看清光,他脸色蛮好硬堂发亮面色红润,心里好奇他们出去都谈了些什么。于是随口问到:“清光你们出去谈了些什么?”
“我来说我来说!”芥曦举起手,“安定他大学要毕业了我和清光讨论下他毕业后住哪的问题——我和清光说他最好自己有间房子或者是回爸妈家住,清光说还是和他一起住——最后石头剪刀布还是清光赢了啊。”
哎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叹了口气,小年轻啊我还真是老了,加入三日月的队伍吧。
又看见芥曦撅了下嘴表示不服。清光立马反驳:“喂,自己输了好不好?”
“蛮好的啊。这样大和守殿就有个人照顾了,毕竟大和守殿才刚大学毕业,在社会上没认识几个人吧。”一期顺从地接过话头,对着清光说道,“那还就拜托加州殿了啊。”
鹤丸看了看手机,突然想到今天五条还有点公事要处理,连忙站起身来抱歉地说:“啊…抱歉我今天有点事要处理…就先走了啊。”
“好的。鹤丸殿再见。一路平安。”
鹤丸出了妓院门口,走在街上,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满脑子只剩下了两句话——
啊一期日常漂亮。
啊一期好让人心疼。
他专注的想着一期的过去,微微叹了口气。
然后啪叽一声撞上了电线杆。
tbc

啊说实话。我讨厌深夜写文。哪像郗洛整天熬夜。

[鹤一期]犹恐相逢是梦中3

→与 @有条咸鱼叫郗洛 的联文
→前文地址:http://ichigohitofuri-address.lofter.com/post/1e38e7b3_10d0fcb2
→女装花魁paro
→资本主义鹤x花魁一期,有微量化妆师清光x大学生安定
ooc,ooc,ooc
→没问题的话走起

[鹤一期]文第三章

鹤丸国永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他白天在妓院时因为自己的疏忽撞到了一期,还了解到了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的事实真相,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给一期道歉呢他万一讨厌我了怎么办。
还是给他个惊喜吧。
但是…给什么呢…我可是一点也不知道一期的兴趣爱好呢。鹤丸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独自忧伤。
第二天一大早,烛台切光忠在做早饭的时候,透过窗户看见了一个雪白的影子。
头发是雪白的,朦胧的笼着一层太阳的光辉,在初升的太阳下显得那么美好。瞳孔闪着金色的光泽,让人想到纯质的琥珀。他因为跑动,衣衫有些微微的凌乱,白色羽织飘逸的拖在身后。皮肤白的可以看见手上的青筋,隐隐能透过这苍白而又略微透明的皮肤看见跳动的血管。
这是一只逆着阳光生长的白鹤。
烛台切光忠看着自己的朋友鹤丸国永跑进厨房来,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先坐下来冷静一下,缓缓道出:“鹤丸,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啊?”
“小光啊我和你讲,”鹤丸国永停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昨天我吓到人了我该怎么道歉?!”
天知道怎么给一期道歉!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都要给熬出黑眼圈了!不然怎么那么早就起来来找你啊!
“噢,是这样啊。”烛台切光忠微微责备道,“鹤丸,我平时和你说不要吓人了,哪天把人吓坏了就不好了我教你做草莓大福吧。那个又好吃又容易给人惊喜。很符合你的性子。”
鹤丸国永看着烛台切光忠摆好蒸笼又拿出草莓和糯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啊小光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摆好蒸笼,放入水将糯米煮沸。”烛台切光忠一步一步地教导鹤丸,对待食材就像对待自己的女朋友一样温柔,“鹤丸专心点啊,全心全意的对待食材才会做出好的食品。”
就像你对待那位你要道歉的人一样,全心全意才会有好的结果。
“你为什么不来帮我啊…”
“自己做的才能更好的把心意传递出去啊。”
然而鹤丸没有把糯米煮熟就拿出来包了。
于是烛台切光忠脾气很好的教导他重新来。
然而鹤丸还是搞砸了。这回是糯米没有用搅拌器搅拌。
于是烛台切一咬牙说再来。
但是鹤丸不负众望[划]地再次失败了,这次是没有把红豆泥分好。
烛台切光忠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鹤丸你明明天天吃着我做的食物啊,却没有学到做菜时的精髓呢…”
鹤丸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
一切都是为了一期!坚持住!鹤丸国永!
于是过了约莫一个小时,鹤丸国永端着一包草莓大福站在了妓院门口,第二次鼓起勇气进入了这家妓院。
老鸨,那个面容清秀的女人。今天套着粉色衣裙,领着身后的一帮妓女过来接待他。
“啊我找一期…”鹤丸挠了挠头,冲老鸨抱歉一笑。他昨天只顾着找一期忘记记住房间在哪里了。
老鸨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点心,又看了看他的面容,对他笑了:“啊嘞,昨天那位客人啊。今天一期还没开始表演,你先找他的助理吧。”说着随便招呼了一个妓女把他带过去。
鹤丸双手紧紧捧着那包点心,跟在那个妓女身后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
“到了,就是这里。”妓女拉开房门,示意鹤丸进去,然后便离开了。
门内传来一阵阵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大喊大叫,隐隐约约能听见一些“不行安定”“只有我能碰一期”之类的话。鹤丸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就看见那个化妆师一类人物的黑毛小辫子拿着一袋化妆品准备摔并且大喊:“你这样让我怎么给一期化妆!!”而少女马尾照相师正在阻止他并且赔笑好言相劝说:“我知道了——别摔我错了——。”
他们好像可能似乎应该在吵架。不对他们就是在吵架。“诶你们…”鹤丸捧着草莓大福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黑毛把手缩了回去,皱着眉头看着他。
少女马尾古怪的瞥了一眼鹤丸,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口:“咳咳。这位先生你好,现在一期哥还没化好妆,要看表演请去外面等候。”
语气官方而充满疏离,一点都没有刚才吵架的那种口气。
“不是…我是来道歉的。”鹤丸捧着草莓大福,露出一个讪笑。昨天他被这两个小祖宗训惨了,要不是看他们和一期熟他早就怼回去了,不管怎么样先打好关系再说。
他看见那个少女马尾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点心,眉眼弯弯地笑了:“噢…是这样啊。你好我是大和守安定,现在是一期哥的朋友兼助理兼照相师。叫我安定就好啦。这是加州清光,他和我一样,不过他是化妆师。”
“哦安定啊…一期在哪里?”鹤丸国永看着加州清光一脸我不想说话你别和我说话我烦的表情,决定先和安定拉进距离。
要攻略正主就得从攻略助理开始!
“一期哥啊…应该快好了吧。”安定坐在桌旁随意地托着下巴,然后往一张帘子后喊了一声,“一期哥——好了吗——有人来找你了——”
“好了哦,大和守君。”伴着温润的声音,一只玉手微微掀起了帘子。
那双手上挽着青色的布带,从纤细的手腕处盈盈坠到地上。他身着白色的素裙,上面用水墨花了一只在空中飞翔的白鹤,它朝着太阳的方向,仿佛正在挥动着翅膀。眸里含笑,嘴角微翘,从帘后钻出来。
“哦哦哦一期哥——”鹤丸瞅见安定眼睛都亮了,抓起照相机咔擦咔擦就是几张。
清光倒是很淡定,拿起一旁刚刚差点被扔的化妆品对着一期比划了几下:“一期今天要上什么样的妆?”
鹤丸不瞅他们了,他的目光回到一期身上。他今天还没化妆,一副素颜却也是清秀,比宴会少了份妖媚但是多了份自然,整个人就那么真实的在你面前,让你感到不知所措。
“我…我…”鹤丸看着一期,突然想不起来自己的目的,满脑子都是一期美人优雅撩人的姿态。
“这位公子…今日可是来…?”一期一振皱了皱眉,走到鹤丸面前看着他。
“哦…昨天撞了你一下…很对不起恩…所以就做了草莓大福…”鹤丸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凭着之前路上在肚子里打好的草稿不知不觉说了下去。
一期一振突然笑了,嘴角上翘露出一个撩人的弧度,双眼微微眯起,他抬起右手用袖子掩住唇,然后开口:“啊…公子其实不用亲自来的,交给老鸨就行了啊。”
鹤丸看着一期的动作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然而最后他及时找回神志,匆忙开口:“这样会更有诚意些啊,亲自来送总比口信好吧。”
“啊…”一期一振也不说什么了,他放下袖口,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把草莓大福提了起来。“我现在不能吃,要化妆。等下表演完再吃吧。”
“哦好…等下我也会去看…”鹤丸自动无视了一旁看着一期和他手里的草莓大福的安定和托腮看着安定微微笑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清光,晃晃悠悠答道。
“…一期敢问公子大名?”一期一振直视着鹤丸的瞳孔,睁大眼睛看着他。
“鹤丸国永。”鹤丸找回了最后的理智,“你先化妆…我去找老鸨。”说着他逃了出去。

[鹤一期]犹恐相逢是梦中1

ooc预警请做好准备
花魁女装paro
@有条咸鱼叫郗洛 的联文
资本主义鹤x花魁一期
后期有化妆师清光x大学生安定

1.
鹤丸国永微微地推开门,露出一条缝,他站在门前探头探脑地向里面看。
突然身后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鹤,在干什么呢?”
“哎呦臭老头你吓到我了!”鹤丸转过头心虚的大叫了一声,“我这不是在看三日月你在哪嘛。”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至交好友的打算,但也没有要拆穿他的意思,只是笑了几声,“进去吧,这次我可是请到了我们这里有名的花魁哦。”
“哦?就是那个一期一振?”鹤丸国永走进宴会厅,努了努嘴,然后偏过头来看着他的至交好友三日月。
三日月领着他到他的位置上,不经意地笑了一下:“是啊。就是一期。”
“哦——”鹤丸坐了下来。他早听闻花魁一期一振的美色诱人,却从来没见识过,这回三日月给他了一个能够满足好奇心的机会,他当然也不会错过了。“那我倒要看看你这回能不能吓到我了。”
他目送着三日月宗近去门口接待别的客人,自己坐在位子上耸了耸肩膀。真是的——没人陪真是无聊极了。鹤丸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从旁边的盆栽中拔了根草出来叼在嘴里。
要不——要不去看看花魁在哪吧。他灵光一动,站起身来拍拍洁白的羽织。人生还是需要一点惊吓的嘛。
鹤丸国永悄悄的溜出了宴会厅。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紧张过,好像从这一刻起他的人生就要改变了一样。
迎面走来了一个人。那人皮肤白皙,身后编着一条长长的小辫子,漂亮的红色眼眸充斥着深邃的神秘,手上的指甲油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出靓丽的风采。
鹤丸国永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满脸通红地望着那个人——
的身后。
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千山万水,一眼便足以望到底,金色的眼影带着蝶般的梦幻色彩。水色的及腰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别着一簇儿淡粉色的樱花。白齿紧咬着粉嫩的下唇。整个人晕出迷离的光彩。
拖地的紫红色和服被那双漂亮修长的手微微提起,隐隐看见手上挽着的青色手镯,还有脖颈间露出的锁骨。
梦中人。鹤丸呆掉了。这种人……只活在梦中吧。
“喂,让一下。”转眼间那个小辫子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瞥了自己一眼然后对自己说。
“啊,嗯。”鹤丸方才醒悟过来。侧着身子让出一条道路。
“一期,我们走吧。”
等等一期…?就是那个花魁?鹤丸傻了。
他梦游一样走回了宴会厅。
三日月宗近看见了他,皱了皱眉头:“鹤?”
“噢,三日月。”鹤丸国永慢慢恢复过来,他板着面孔说道,“我刚才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惊吓,真的。能吓到我你很了不起。”
“能吓到你的是什么啊。”三日月宗近随口一说。
“一期一振。”
“哈哈哈。你见到他了?那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三日月大笑一声,“等下还有更吓人的呢。”
宴会开始。
似乎是静心安排过,整个舞台都笼罩在一种迷幻的雾气之中。
鹤丸国永看着扎着少女马尾的蓝发照相小哥拿着照相机,对着舞台比了个OK的手势。
之后花魁出来了。
她站在台上,微微做了一个手势。
霎那间灯光全都暗了,只剩下台上有着幽幽的荧光。
她开始动了。
曲调温婉悠长,她在台上从此处转到那处,时不时露出一截香肩,雾气缭绕,把所有人都绕进了梦幻中。
不知哪来的一阵风,把雾气吹得微微散开了去,一期低垂着眼,用袖口微遮自己的双眼,然后勾起唇角展开笑颜。故作娇态将袖口往下偏移,露出双眸,将台下所有人扫视一圈,忽然展开袖口转起了圈。
鹤丸只觉得要在这雾气中窒息。他突然想起一句话。
这世界上已经没我了。
他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确定不是在梦中后接着聚精会神看着台上的一期。
和服勾勒出细腰的轮廓,偶尔不经意的抬手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及腰长发随着动作飘舞。金色的眼眸含笑,头上粉色的花朵随风舞动。
鹤丸觉得自己已经傻了。
梦中人…你可否真的在这世上?亦或是化身蝴蝶飞去了?
就像台上的一期,感觉是那么不真实。实在是——美得太艳丽了。
鹤丸深深地望进了一期的瞳孔,在那一瞬间。
突然台上舞动的人停了下来,但是曲调却还在继续。
她折起和服的袖子,缓缓伸手摘下了头上的花。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望着台上不敢多动作。
她沿着一旁的阶梯走下台来,手上是那朵粉花。
她顺着宴席中间的毯一路走来,木屐踩在柔软的毯子上,没有一点声响。和服拖在地上,却没有像宴席开场前一样被一双手微微提起,而是坠着,鹤丸看清了上面的花纹。
是一只燃满鲜血的白鹤飞翔在紫色的花丛中。
啪嗒…啪嗒…只剩下了钟摆的声响。
如果不算上少女马尾疑似小姐姐的小哥的照相机在不停地调整照相机拍下一期一振的美色的话。
鹤丸国永看着一期一振一步一步往自己的位置靠近,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美人已经近在眼前了。
他眨巴了眨巴眼睛。虽然刚才掐过自己,但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对方弯下腰来,抓住了并摊开自己的手,——那是真实而又温柔的温度——低头将花放在了自己的手心,痒痒的,但很舒服。鹤丸打量了一下一期,只觉得距离近的可以让他数清楚一期眼睫的多少。
鹤丸只感觉到,一期将自己的手握紧,然后她缓缓地松开手,直起身来含笑望着自己,又弯下腰来给自己行了个礼,柔声说道:“在下给公子请安。”
他望进了一期的金眸,他错愕了。
只是这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
鹤丸一直傻愣到宴会结束,他只觉得口中在吃什么都不知道了。
满脑子都是一期美人。
tbc